捷信梅恺威:现在并非在中国全面实施《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

文章正文
2020-10-04 13:11

   梅恺威(Mel Carvill) 捷信集团董事会董事

  全球各行各业正在遭受新冠疫情的影响。企业管理层正想方设法解决一系列相互关联的问题,包括保障员工和客户的人身安全、储备现金和提高流动性、调整业务方向,以及在纷繁复杂的政府支持项目中找到合适的选项等等。

  新冠病毒大流行之际,大多数企业难以独善其身,而且随着经济不确定性和风险水平的升高,其对财务报告产生的影响不容忽视。企业管理层全力以赴,努力应对疫情对公共卫生和经济带来的冲击。在此背景下,本文提出:现在并非实施《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IFRS9)的最佳时机。

  IFRS的目的和成功之处

  毫无疑问,制定国际财务报告准则(IFRS)值得称赞。采用统一的“财务语言”会带来诸多显而易见的好处。跨国企业准备财务报表的成本降低、国际投资者可以更直观地比对来自不同国家的公司的表现,这会让跨境证券交易变得更为活跃,进而提升市场效率、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最终促进经济增长。过去十年间,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在全球得到迅速推广,这意味着,实施该准则带来的好处并非只停留在理论层面,有越来越多的研究显示,这些好处正在实践中变得愈加明显。

  目前,大约有120个国家和地区允许或要求国内上市公司执行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但大约只有90个国家完全遵守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IASB,International Accounting Standards Board)颁布的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并在其审计报告中予以声明。一些重要的国家并未执行该准则,包括全球最大的经济体??美国。是否需要将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纳入美国的财务报告体系,最终由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委员们来决定。至于他们何时会做出决定,目前尚无消息。

  中国国家标准和国际财务报告准则高度趋同。201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发布了“关于印发修订《企业会计准则第22号——金融工具确认和计量》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规定,在境内外同时上市的企业以及在境外上市并采用国际财务报告准则或企业会计准则编制财务报告的企业,自2018年1月1日起施行;其他境内上市企业自2019年1月1日起施行;执行企业会计准则的非上市企业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同时,鼓励企业提前执行。

  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的实施范围虽然较广,但全球最大的经济体美国并没有此方面的要求,相反,美国仅采用欧盟认可的准则。

  什么是《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

  《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对财务报表中金融工具的确认、计量和记录做出了规定。

  《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带来的变化涉及以下三个方面,它们给金融机构造成了重大影响:

  ·金融资产的分类和计量

  ·新增预期减值损失模型

  ·全面更改套期会计模型,以更好地将账务处理工作与风控活动挂钩

  银行和信贷业受《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的影响最大,这一点在已实施该准则的国家可见一斑。

  在《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出台之前,根据“已发生的信用损失”这项要求,银行需要在证据充分的情况下对信用减值损失予以确认。然而,在新准则中的“预期信用损失”模型之下,银行需要以过往事件、当前状况和未来预测为基础提前确认未来损失,并在每个报告日更新预期信用损失的金额。

  欧洲实施《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之初,较之现行的“已发生的信用损失”,最大的一个变化是,金融机构需要按照预期信用损失模型增加贷款损失准备金。不仅准备金上调幅度较大,而且在机构间也存在较大差异,比如裕信银行需要32亿欧元,而荷兰银行仅需2亿欧元。

  各大银行都在呼吁外界关注根据《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进行减值损失建模的复杂性,以及在执行过程中所需的精准判断力。

  中国计划在2021年1月1日之前全面实施《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

  其他国家是如何实施的?

  《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对企业资本产生的影响会从实施之日起一直存在。因此,欧盟同意设置为期五年的过渡期,允许企业逐步达到实施首日所需的资本要求。

  在过渡期内,金融机构可以将实施新准则所产生的损失准备金差额按照一定的百分比重新纳入普通一级资本。

  监管机构之所以支持设置过渡期,有三点原因:一、新准则的实施不应给企业造成过重的成本负担;二、预期减值损失对资本的最初影响可能会比预计的更加难以把握;三、过渡期可以给企业时间做好资本规划,控制风险。

  这被视为成功经验。

  《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与新冠疫情

  《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金融工具》的主观属性意味着,在国际社会正努力应对疫情对公共卫生和经济活动的影响之际,银行若要实施新准则必须做出一些艰难的决定。

  根据《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的要求,报告方应使用合理的、言之有据的前瞻性信息,并且为了获取这些信息所进行的经济场景模拟工作不应耗费过多的财力或精力。疫情之下,信息较难获取,做出判断也非易事。

  例如,经济也许将不会呈V型恢复,,而银行必须对经济场景的种类和严重程度做出判断。对于此次疫情冲击的严重程度和持续时间,各方有许多不同看法,因此,对多种宏观经济场景进行预测非常困难。

  当前,高度的不稳定性与不确定性极大地增加了经济预测工作的难度。因此,报告方和审计方均认为,要做到使用“合理的、言之有据的”信息并且在信息获取过程“不应耗费过多的财力或精力“会很困难。

  形势瞬息万变,随着信息变得更加充分,也许需要将建模和叠加相结合。《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的要求是无偏概率加权估计,即不应过于谨慎或乐观。

  财务报告工作面临如何区分支持性措施这一关键挑战,例如:会影响金融资产预计生命周期中信用风险的延期还款措施,和某些着眼于解决短期流动性约束的措施。

  《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旨在呈现与机构未来现金流的金额、时间节点和不确定性相关的、有价值的信息。然而,疫情给企业的未来营收造成了难以估量的冲击,尽管新准则的思维基础在原则上无懈可击,但它在公共卫生危机下是否适用仍未可知。

  其他国家如何应对《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和新冠疫情?

  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欧盟证券及市场管理局和各金融服务监管机构纷纷发表声明,对在新冠疫情下如何实施《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给予指导。

  上述各方均主张灵活实施这一新准则。欧洲银行管理局评论道:“鉴于疫情带来的影响可能会是中长期的,应当允许机构充分利用会计和监管框架中的灵活度来平稳渡过危机,并继续发挥其对于经济不可或缺的作用。”

  减值准备如果过于小心谨慎,会削弱信贷机构的资本实力,限制他们的放贷能力,进而影响经济复苏,显然这是大家并不希望看到的局面。

  暂缓实施的原因

  推行统一的“财务语言”和标准化的全球财务准则固然意义重大,但并非一朝一夕之功。全球最大的经济体尚未入局,而欧盟举棋未定,因此,在实施新准则方面,中国不必争分夺秒,除非确信此举不会给经济带来不合理的压力。

  暂缓实施《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的原因有以下几点:

  ·来自大多数其他国家的经验显示,新准则会导致贷款损失准备金增加,资本减少。现在处于非常时期,信贷机构可以帮助个人和企业渡过难关,并为经济复苏贡献力量,此时实施新准则并不合适。这种“顺周期性”的破坏力不容小觑,熟悉情况的领导人均主张从长计议。鉴于李克强总理曾指示金融机构将拨备覆盖率降低20%,以增加信贷供给,预防经济衰退,这一点尤为重要。

  ·为了将《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的实施对资本的冲击降低到最低限度,其他国家和监管机构鼓励设置为期五年的过渡期。

  ·新准则较为复杂,管理层需要时间部署。同时,投资人也需要时间适应。目前管理层专注于应对疫情,没有必要分散他们的注意力,并让投资人紧张。

  ·公共卫生危机尚未结束,此时实施新准则能否达到预期值得商榷,并且其他国家政府主张灵活实施这一新准则。

  综上,在中国经济加速恢复的同时,短期暂缓实施《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乃是明智之举,并可以考虑设置过渡期,以免自摆“乌龙”。

文章评论